第五十章 温蒂的反常

雪噷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.io,最快更新道临巫师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答案我不敢苟同,因为我也见过很多骑士,他们也一直在持之以恒的锻炼,什么样的方法都尝试过,可却没有人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后来我仔细的观察了他们之间的不同,发现那几个成功的人他们学习任何战技,任何技巧都非常的快速,他们的脑子仿佛一点就通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明白了,两者的差距不是因为谁练习的更久,而是在于天赋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玄之又玄,有就是有,没有就是没有,强求不来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我也找到了其中的一些窍门,可却不能在书里跟你们讲,并不是我不愿意分享,而是有着种种限制。

    我只能和你们透露一点他们不在意的小细节而已。

    能量在体内游走,想要去调动它跟容易,可要想精确的控制它却很难,更别提在体外控制了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护体能量也不是骑士操控的作品,而是能量与气场的结合才形成的。

    每个人练习的方法都不一样,但结果都差不多,如果你有个好的老师,那恭喜你,你会少走很多弯路。

    能量释放到体外后形成的能量罩,它的大小会受到你意志和气场的影响,我的建议是从这方面入手。

    因为它是你目前唯一一种有形状,并且可以直观感受到的存在。

    说了这么多,无非就是两种,武器和掌控,想要更加高效的运用你的能量,这两点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缓缓的放下手里的书籍,刚刚从里面得到了太多的信息,一时之间难以消化。

    骑士的神秘第一次在李墨眼前揭下了面纱,而之前他还有些懵懵懂懂。

    只知道骑士很强,是属于超凡的一种,却不知道强在哪里,为什么能成为超凡。

    可知道的越多,问题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比如骑士之种是怎么来的,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书里只是简单的提了一笔,说是骑士的根基,却没有详细的描述过由来。

    再比如生命能量不是身体自己生产,而是骑士之种带出来的,为什么很难指挥的动,难道有了个中介,就导致无法直接联动嘛?

    书里对于骑士使用生命能量的运用,更像是一种本能,可以使用它们,却无法控制它们。

    尽管可以通过训练来掌握它们,但那无疑会损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幸好,他不走骑士这条路,所有也不用去面对这些问题,但以后有机会的话,还是要搞明白其中的原理,不为别的,只为了他现在的那点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砰……砰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,看了眼窗外,应该是到了晚餐时间了。

    不久前才填满了能量,他现在并不饿,也没什么胃口,刚想出声叫下人退下时,一道靓丽的人影直接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同意,你就进来了?”

    语气中有些不满,抬头注视着刚刚进来的温蒂。

    “父亲叫你下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偶然发现李墨的秘密后,她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找他,连这种下人的活,都被她代劳了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,你去帮我说一声,就说我不饿,不想吃饭。”

    温蒂闻言,眼珠子一转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下去吃饭,是不是在房间里修炼什么奇怪的东西啊?你跟我说说,我给你打掩护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着了魔一样,疯狂的想探寻李墨的秘密,不仅仅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更多的还是为了她以后的计划。

    李墨当然不会和她讲,白眼一翻,有些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奇怪的修炼,你在说什么啊,我是真的不饿,才不下去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李墨看她一副好奇的表情,只能跟她装傻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当时已经看到了自己在修炼,可她也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,以她现有的知识来说,根本无法理解自己那奇怪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别装傻了,你的秘密我早就知道了,你最好和我说个清楚,不然我就告诉父亲去。”

    面对李墨的装傻充愣,温蒂只好以恐吓的方式来刺激他,毕竟只是个十岁的小屁孩,吓唬一下说不定就慌的不行,什么话都往外说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啊”

    李墨一脸的无所谓,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更是让温蒂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了啊,你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抬起腿就往外面走了几步,一边走还一边回头,看着李墨有没有出现害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墨面无表情,心里还有点想笑,这么点小手段就指望我会上当,那我之前的二十多年就白活了。

    看着李墨还是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,温蒂咬了咬牙,她还就不信了,一个小屁孩怎么这么难搞定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走了啊,到时候父亲过来找你的时候,你不要怪我啊。”

    温蒂一边走一边说,眼看就要从房间了出去了。

    李墨只是平静的注视着她,没有任何的话语。

    温蒂站在房门口,胸膛一阵起伏,几秒后,转身又走了过来,脸上更是充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弟弟,姐姐怎么会去告发你了,关心你还来不及,我只是害怕你的身体出现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一屁股坐在了李墨的身边,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洁白的玉臂瞬间环绕住他的脖子,还用力将他的头往胸口处拉。

    显然语言恐吓没有任何用处,所以她决定改变一下思路,开始打起了亲情牌。

    李墨一时之间都有些发懵,完全没有预料到温蒂会有如此反常的举动,直到一股茉莉花般的体香冲入大脑,他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直接挣脱出温蒂的魔掌,身体也向旁边移了移,打算离她远点,真怕她等下又抽什么风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,没必要拐弯抹角的。”

    李墨的语气软了下来,之前温蒂那逼迫的姿态,他自然是不怕,可她现在这一副姐弟亲情的样子,着实让他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前世做为孤儿的他,没有享受过来自于亲情的关爱,现在有机会了,他还是打算修补修补和其他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一家人,身上还具有着相同的血脉,关系闹的太僵,也不是李墨想看到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