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1章 做戏

万剑苍穹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.io,最快更新剑破万穹最新章节!

    聂涟在叶白的身上打了两掌,叶白又吐出来两口黑色的血液,这才悠悠醒来,长叹一声:“哎,疼死我了!”

    聂涟嗤的笑了一声,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耳语:“小子,不用做戏了,以你的身体坚实程度,就算是把那个老小子累死也不能在你身上留下一点点伤痕,不过我很想知道你这皮糙肉厚究竟是天赋异禀还是后天练成?”

    叶白讪讪一笑:“天生的。”他有些惊讶于聂涟的眼力,同时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子看起来很憨厚,实际上一点都不真诚。”

    聂涟和叶白的声音都只有彼此才能听到,在聂红玉看来,叶白伤的不轻,不过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,一向骄横恣意惯了,她从来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!

    “哼,那我们就走着瞧,仙蒂,柯达,赫度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想的美!”

    嗤的一声响,赫度的双腿被一道红光斩断,跌倒尘埃,鲜血如涌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我,我已经足够仁慈了!还不赶紧滚蛋,再不滚我就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狠,希望你记住今天的事情!”

    聂红玉扔下了狠话让家仆带着赫度离开,临走时还恶狠狠的看了聂云影一眼。

    聂云影眉头紧皱,她想不到姑姑这么无礼,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算了,否则下一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,万一没有师父在场,她又该怎么办!

    叶白看起来好多了,聂云影就让他去闺房中休息,她和师父去往主宅说明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聂云影到达前宅的时候,看到聂红玉一家正在和聂老太太坐着说话,义愤填膺的样子,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看到聂云影和聂涟来到,聂红玉一家人都恶狠狠的盯着两人,聂老太太冷着脸招手让两人过去。

    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聂云影躬身施礼,聂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聂老太太不满的看了一眼聂涟:“聂涟,你什么意思,把我女儿的管家伤成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聂涟没有说话,聂云影道:“奶奶,叶白都要给那个赫度打死了,姑姑他们纵容下人行凶,要不是师父赶来,今天叶白可能就给打死了!”

    “哼,如果那个小子连赫度都能给打死,还是早早打死好了,免得留着祸害我们聂家,我们聂家不需要那样的废物!”

    聂老太太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叶白,如果不是聂天下一力主导的话,她绝对不会允许聂云影嫁给叶白!

    聂云影听了这话顿时心中一阵着恼:“奶奶,按照您这么说,那么今天要是叶白把赫柯达打死在这里,也算是他自己学艺不精了!”

    聂云影已经直呼姓名,心中的恼恨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云影,你怎么说话呢,怎么可以直呼你表哥的姓名,柯达怎么能和叶白那个卑贱的小子相提并论呢?”

    聂老太太的话刺痛了聂云影,她眼神顿时就更冷了:“从今天开始,姑姑一家不许踏足我的闺房半步,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我嫁了个卑贱人,我也是卑贱人,和你们这些贵族不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聂云影说完漠然看了聂红玉一家人,聂红玉一家人都没有想到一向恬淡的聂云影会说出这么决绝的话来,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这是在和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聂老太太愤怒了,气得浑身直发抖,这个时候聂夫人推门走了进来,微微一笑:“婆婆,您这是怎么了,气得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聂夫人没有搭理聂红玉,她已经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,小丫头已经把事情都和她说过了,她非常的气愤,不过此刻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哼,还不是你教育的宝贝女儿,不知道尊卑,怎么和我说话呢!”

    聂老太太还在气头上,聂夫人装模作样的斥了聂云影两句,让她给聂老太太道歉之后,就问发生了什么事儿,于是聂云影就把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聂夫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:“云影,不是娘亲说你,帝国律法和道德准则虽然不允许丈夫以外的男人进入女人的闺房,但我们聂家是受这些束缚的地方吗?我们这里什么都不讲,只要你姑姑高兴就行,你姑姑是你奶奶的心尖,你姑姑高兴就是你奶奶高兴,回头我就找你爹爹把叶白这门婚事退了,什么誓言什么婚约都算什么,只要你姑姑高兴,咱们聂家安宁就行了!”

    聂夫人拍了一下桌子:“还有,以后你给我记住了,你表哥进入你的闺房不碍事儿,你表哥谁的闺房没去过,就连女浴室都频繁出入,你的闺房又算得了什么?云影,以后懂点规矩,咱们聂府虽然姓白,你表哥虽然姓赫,但是要让你表哥开心,这样聂家才是聂家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聂夫人的一席话让众人都勃然变色,尤其是聂红玉一家人,脸色极其难看,而聂老太太也听出来这个一向平和的儿媳妇有着非常深重的怨气!

    聂老太太的脸色难看极了,不过她也突然间醒悟到,有些事情她做的有些过了,聂红玉这个女儿做的更过,这里毕竟是聂府,不是赫家!

    “嫂嫂,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聂红玉不是傻子,自然能够听懂聂夫人的话,她现在已经非常的愤怒,但还在压抑着怒气,毕竟今天的事情不太占理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意思,小妹,你在这聂府一手遮天,我还敢有什么意思呢!”

    “佳彤,你这是对我有意见了?”

    聂老太太插嘴了,她还是最疼自己的女儿,这个儿媳她一直都不是非常的喜欢,但是一直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,想要找茬都做不到,现在倒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佳彤夫人正视聂老太太:“婆婆,我没有这个意思,我只是告诫我的女儿要看清形势,聂府并非聂家人的聂府,而是赫家人的聂府。”

    “罗佳彤,你这么说过分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,我还有事儿,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佳彤夫人带着聂云影离开,聂老太太和聂红玉几人都气得要死,这时聂天下刚好回来,见父亲和妹妹十分的生气,就问候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问,要不是你的宝贝女儿和妻子,能把母亲气成这个样子吗?”

    “云影和佳彤怎么了?”

    聂天下一直对自己这个妹妹很是不满,都已经出嫁的人,还总回家里来说三道四吆五喝六,要不是怕母亲生气,他早就说说她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云影姐姐那个卑贱下等人的未婚夫打伤了我哥哥,赫度就去教训他,结果就给云影姐姐叫来她师父把赫度的双腿给砍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红玉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,仙蒂这么大的姑娘了还不懂得尊重人,你这个母亲是怎么做的!”

    聂天下的脸色很难看,虽然他还不知道事情的全部,但以他对叶白的了解,肯定不会随意动手打人,叶白不是那种不懂轻重进退之人。

    “还有,为什么叶白要打柯达?”

    “我哥哥就是进了云影姐姐的绣楼,他就寻衅,”

    聂天下一挥手制止了赫仙蒂的话:“不用再说了,我曾经跟你们说过,男女有别,不要在聂府里乱窜,柯达,你以前做过的龌龊事情我不愿意和你计较,你不但不知悔改,现在还打起了云影的主意,你以为这里是赫府吗?”

    聂天下冷冷的看了一眼赫柯达:“从今天开始,你不允许踏足聂府一步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,红玉,你早就嫁给了赫家,你姓赫不姓聂,少回娘家,回来要守规矩。”

    聂天下的目光很冷,最后落在聂老太太身上:“母亲,家中非议很多,但是儿子一直都不想说,母亲,但人嘴是堵不住的,我身为家主必须要维护家族的利益,白姓以外之人的利益,我管不了也不想管,您老人家以后还要帮儿子好好掌握这个尺度。”

    聂天下拂袖而去,聂红玉一家人脸色极其难看,赫仙蒂又要和以往那样跟外婆撒娇耍无赖,不想聂老太太叹了口气,疲惫挥手道:“罢了,罢了,我一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么丢人,这么不被重视,红玉,你们回吧,以后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回来了,以免弄得不愉快!”

    聂红玉一家人含恨而去,聂老太太真是觉得累了,随后就闭门参禅,从此再不管家中事务,聂府的权力真正的全部交付给了聂天下!

    叶白没想到自己一脚踢出来这么一大堆的事儿,他躺在未婚妻的闺房里休息,聂云影随即回来,温柔的服侍他,后来给他搂进了被窝,她也半推半就没有反对,不过在最后一道防线这个问题上,她始终没有放松过。

    早晚都是嘴里的食儿,叶白也不急于一时吃掉,慢慢的体会恋爱的感觉也是非常美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白在聂府之中呆了三天,装病正爽着,不想秦汉过来找他,新开的香骨居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叶白和秦汉来到朱雀大街之上的香骨居,现在这里已经给全副武装的军士包围,这些军士杀气腾腾,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让让,都堵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叶白身上气势陡升,将军士们推到两边,分开人群走进了香骨居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军官正在一层大厅里坐着,看着十几个家丁模样的人正在殴打香骨居的伙计。

    轰,轰,轰。

    叶白暴起,一眨眼的功夫,那些家丁都骨碎昏迷躺倒在地上,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地板,看起来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和军官都给这变故吓了一跳,看清叶白的模样,军官站起来一挥手:“竟然敢袭击帝国军士,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“慢着,你们是什么人,凭什么在我这里殴打我的人,不让我做生意?”

    叶白看着那些给打的很惨的伙计,有的可能都残废了,冷眼逼视:“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,就不用离开这里了,我送你们直接下地狱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叶白,你不过是一个外地来的卑贱奴仆,也敢这么嚣张,不过你以后没有机会嚣张了,以后你就慢慢在大牢之中消磨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一挥手,他身旁的两个黑衣人就朝叶白走来,气势邪异强大。

    叶白淡淡的看着这两个人,他突然间身形一闪,从两个黑衣人之间穿过来到年轻男人面前,一拳轰在他的软肋上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竟然是金铁交鸣之声,叶白的铁拳竟然没有伤害到对方,年轻男人的身上好像是穿了什么非常坚硬的铠甲!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年轻男人一掌拍在了叶白的肩头,顿时肩头就发出咔的一声,骨头好像是断了。

    叶白不退反进,欺身撞进了男人的怀中,拳拳到肉,配合膝撞肘击,迅速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叶白猛然间向后抛飞,年轻男人的身上浮现了一层光罩,他的手中拿着一根术法杖,念动咒语,顿时就有无数的巨石凭空出现砸向叶白。

    “土系术法,巨石万千,顶级术法!”

    叶白眼睛眯了起来,他刚才已经想到这个年轻男人身份不简单,现在他搜肠刮肚想了又想,突然间想到了一个符合这个男人形象的人:术法公会的新秀,赫明达。

    没错,叶白注意到年轻男人的衣服领口实际上有徽章的标志,那正是赫家的徽章,叶白曾经在赫仙蒂和赫柯达的身上看到过,一模一样,绝不会错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两天聂云影耳鬓厮磨的时候讲了很多关于帝都的掌故,叶白都想不到这个人是赫明达,但既然知道了他是赫明达,自然也就能够想到这厮是为了给赫家人找场子来了。

    叶白心中冷笑,赫家人实在是太过嚣张跋扈了,莫说他本人就不在乎赫家,就算他是个草包,但是赫家人找他这个聂府姑爷的麻烦,其实也就相当于找聂府的麻烦,聂府岂能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以赫家现在实力,招惹聂家必死无疑!

    “你是赫明达,赫柯达是你的弟弟?”

    砰砰砰一连串的响声之后,叶白从墙角里走出来,不屑一笑:“赫明达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不要以为你是赫家人,你是术法公会的执事就能为所欲为,今天你来找我的麻烦之前,你应该先好好的看一下我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