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章 新年快乐(完)

安春暖暖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.io,最快更新重临末世,她囤满千万物资最新章节!

    宽敞的一层大厅,灯光明亮,中间长条大桌上摆满食物。

    四周的边桌上,也堆满了各种好吃的,好玩的。这是新年晚餐,相熟的朋友们都聚在一起,自由走动谈笑,享受长期忙碌后的休闲之夜。

    茶茶领着一群变异兽小弟当服务生,穿梭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蚯蚓,壁虎,鹦鹉,耗子,蚂蚁,毛虫,山雀,蚂蚱……

    品种繁多,大小不一,各有特色。共同点是都很听话,等级也都不低了,有了一定智慧,非常明白自己的身份,老老实实当好服务生,端酒端菜布置会场,最喜欢偷吃的老鼠都很乖,绝不偷吃。因为工作完了有一顿大餐等着它们,乔蓝对自家变异动物都很慷慨。

    鸽子灰灰不甘示弱,领着一群京城鸽群为主的飞禽,站在大厅角落的彩灯树上、艺术摆件上等地方,或集体合唱,或某鸟独唱,给晚餐聚会增加背景音乐。

    还别说,跟巨力男的钢琴配合得挺和谐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首曲子,巨力男在弹奏的时候,让灰灰小鸟们别掺和,他自己弹。

    鸟鸣停止,没多久,整个大厅回荡起柔和幽婉的琴声。

    大家起初不以为然,只当是普通的背景音乐,依旧各自吃喝谈笑,享受着热闹的相聚夜晚。

    可是渐渐,那声音就润物细无声,走进了人们心里。说话的人渐渐停了,专心去聆听那曲子,就连来回送盘子的小变异兽们,也意有所觉,动作不由变轻变慢,仿佛也被那曲子舒缓中蕴藏的淡淡幽怨所浸染。

    可突然,曲子节奏变得激烈,像是平静湖面被忽然吹过的乱风吹皱,也像湖边狂乱摆动的柳条,急促,杂乱,重重敲在人们心上。

    大家的心都被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那乱,却也没持续多久,曲子再次回归和缓,是一种柔软的倾诉,充满了无限惆怅,无限眷恋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又不是彻底沉沦于悲伤,还有悸动,有期待,有善意的祝福……

    一曲终了,大厅中久久无声。

    人们都静静看着弹琴的巨力男,谁也没想到,一个简单的,短暂的曲子,竟让大家听出了这么多情绪。

    辞旧迎新的欢快被这一曲冲淡,可谁也不觉得冒犯,反而觉得这曲子是那么的善解人意,将大家久久蓄积却无法准确表达出的情绪给展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啪,啪……

    长久的静默后,不知是谁带头鼓掌。

    大家回过神来,纷纷开始鼓掌,用力拍红了手掌。

    弹完后一直静默坐在钢琴前,低着头的巨力男,在大家的掌声中站了起来。他目光扫过全场,眼睛里有很丰富很深沉的情绪。可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微微地笑了一下,然后躬身朝大家致意,便离开钢琴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鸽子灰灰带着小鸟们嘀哩嘀哩,开始了新一轮的多重唱。复古留声机播放起末世前的新年歌曲,场中的气氛渐渐回归。

    大家情绪回转,继续吃喝谈笑做游戏。

    “刚才,是什么曲子?”

    小唐在小楼外的一丛冬青树旁,找到了端着一杯冷掉的咖啡,正看星星的巨力男。

    “《离别》,肖邦的一首e大调练习曲。”巨力男说。

    “离别?”小唐不懂什么e大调,却被这名字戳中了。

    细细体味片刻,点头说:“确实应该是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那曲子,就给他这样的感觉。离别,告别,挥手离开,百感交集……

    “我弹得不好,如果是我的启蒙老师弹,会更好听。不过他不在了,风灾里没的。”巨力男说。

    小唐道:“你弹得很好。你刚才弹的时候,是不是想着老师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彼此都懂,这一曲,是对过往的人,过往的世界的告别。巨力男这样弹的,大家也是这样感受到的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咖啡,巨力男缓缓告诉小唐,他弹琴的时候,不光想到那位老师,还想到很多死在末世里的人,认识的,和不认识的。想到以前的时光,也想到现在,还有未来。

    “这曲子,本来只是一首练习曲,没有名字,后来肖邦在一次演奏中,忽然特别思念久违的祖国,就给它起名为‘离别’了。也有种说法,说这曲子是他为一个暗恋的女同学所作,是即将分开的时候,想到要和那位美丽优秀的女性长久分别,凄婉幽怨地写了这首曲。”

    巨力男笑笑,“不管它是何种初衷,倒是很适合现在的我们。”

    告别一个确定已逝去的世界,迎接注定要全力以赴的未来。他没有将曲子处理得很幽愤,有些希望在里头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演奏,很棒。”

    小唐没有打扰巨力男的独处,聊了片刻便走开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大厅去,沿着外面的花丛小路,一直走到街道上去。

    殷菀影的身影出现在一个路口,她从另一个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“小曦睡了,我来接你回去。”她没有参加今晚的聚会,孩子不喜欢热闹的环境,她陪着孩子在家里。

    小唐和她一起往家的方向走去。他们住在另一个高档小区,两室一厅的小公寓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小唐忽然停住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,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殷菀影了然地说,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转身,回到聚会大厅。

    厅里很热闹,温娇娇看到殷菀影进来,丢了一杯酒飞过来给她,“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殷菀影接住酒杯喝了,把空杯交给路过的蚯蚓服务生,朝温娇娇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两人多数时候彼此看不顺眼,偶尔也有这种温情时刻。

    “老郭在那边。”殷菀影指着大厅一角。

    她清晰感受到小唐的情绪波动,也能准确猜测出他的心结。

    小唐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郭叔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是圣殿之战后,小唐第一次正面和老郭接触。以往他都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老郭正和妻女吃烤鸡,见状一愣,然后笑了,将小唐拽着坐到了桌边。

    “殷小姐,你也坐。”

    撕下一条鸡腿,老郭放到小唐跟前,“吃吧。不用多说什么,当时是什么情况,大家都懂。你怎么还没过去这个坎呢?我没放心上,我老婆孩子也没放心上啊。”

    老郭的妻子说:“我知道你那时候也受了很多苦。这件事,早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唐哥,快吃啊。”老郭女儿把她最爱吃的鸡爪子也撕给了小唐。

    一家人,全都不责怪他。

    小唐低头垂眼,片刻后,抬头,笑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把鸡爪子递给殷菀影,她爱吃。然后自己拿起鸡腿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深入圣殿,他深知对不起乔蓝,也对不起老郭。跟乔蓝多少年交情,彼此心意相通,误会早解,可老郭这边,他没法厚脸皮自认是卧底就推卸干净责任。

    毕竟,是他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他一直没勇气面对老郭,直到,今晚听了一曲《离别》。

    有些事,是该有个了结。是该和过去告别。

    “郭先生,有个细节您可能不知道,当初您被丢进尸坑里,是我家小唐控制着一个异能信徒,给乔蓝丢了个木牌子送信,让她去救您。而且当时要不是感知到蓝蓝到了,他也不会出手杀您的……这些小事没必要再提,不过,我想让你们知道,我家小唐他真的从无害人之心,也一直在努力救您。”殷菀影轻柔插话。

    小唐不肯说的功劳,她替他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殷小姐告诉!”老郭又给小唐撕了一个鸡翅膀。

    “来点蘸料吧,我这里有各种酱汁。”殷菀影从空间里摸出了番茄酱、沙茶酱之类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大家其乐融融开始吃蘸料鸡肉。

    小唐这个心结,终于解开了,殷菀影温柔地看着他。相处越久,她越了解他的善良和因善良产生的愧疚。一个值得托付的人。她并没有爱上他,也知道他不爱她,可两个人彼此都愿意长久走下去。在茫茫人海中,互相取暖。

    离开聚会,回去的路上,小唐拉起了殷菀影的手。

    殷菀影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今晚告别的不光是对老郭的愧疚,还有,对某个人的情愫。

    他们牵着手在镇子街道上走着,街上很多镇民来来往往,都在庆祝新年。走过街心公园,他们看到迎面同样牵着手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对情侣,彼此笑着打招呼,祝福对方新年快乐,然后沿着原本的方向各自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小唐没有回头再看,一直和殷菀影走回家去。

    星夜之下,另一对情侣继续压马路。

    是叶祈和乔蓝。

    他们穿过热闹的两条主街,走到僻静人少的地方去,最后在镇子西边的一块空地上停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到这边来?”乔蓝问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叶祈说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咚咚咚一连串的声响,炮仗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朵接一朵的烟花在天空炸开,红的,绿的,紫的,黄的……绚丽灿烂。

    远方街道上响起此起彼伏的欢呼声,人们为突然升起的烟花而惊喜,因为事先并没有接到今晚有烟花看的通知。

    “漂亮吗?”叶祈拉着乔蓝。

    乔蓝在仰头看烟花,他在看她。

    她又瘦了不少,是再一次刻意减肥的结果。原本胖乎乎的脸,现在已经有了略尖的下巴,眼睛很大,亮亮的黑瞳里倒映着绚烂的烟火,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乔蓝笑着,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她笑起来一点不矜持,像个孩子似的嘴巴张着,表情生动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。这是新年夜的礼物。”叶祈说。

    他找了很多天,才凑齐这么多烟花,前后放了三轮才罢,让乔蓝过足了眼瘾。

    看完烟花乔蓝收回目光,笑话他:“又搞这一套!”

    “喜欢的话,不止这回,以后再多弄几回,或许,以后条件具备了,我们可以开一个烟花厂。”叶祈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,等其他地方的温饱也解决了,这些消遣玩意的商机就来了,我们早点下手,到时候抢先机占领市场。”乔蓝对做生意一直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琢磨烟花厂的选址、最初品类的选择等等。

    被叶祈及时遏止。

    他抱住她,轻声说:“新的一年,我们一起加倍努力,把基地和小镇建设得更好,一起过更好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老弟!”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快乐!”

    乔蓝脑袋窝在叶祈怀里,伸手环住他的腰。两个人安静享受没人打扰的独处时间,在冬夜的星空下亲密拥抱。

    “真幸福啊。”

    良久,乔蓝发出内心感叹。

    这辈子,重生不亏,可比前世幸福多了。

    小唐没有死,温姐姐没有死,她还认回了亲生父母,而且把叶阎王变成了乖巧男友。恶势力垮了,生活好了,一切都令人激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首诗没有后半段。”

    “那所谓的后半段,跟前面风格完全不搭,有人考证是后世禅师借用原诗,又加了后半段偈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禅师表达的是佛理,别有用心的人却利用这诗瞎讲,引导你们无心无情,培养你们祸害世界,他的下场你们都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孩子们,末世艰难,冷血自私永无好结果,互帮互助才有大家所有人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末世先杀圣母?不,末世只淘汰糊涂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把世界留给坏人,也不要因为世态炎凉就放弃自己的初心。”

    “擦亮眼睛,端起枪,怀着最大的善意去重建世界吧!”

    新年第一天,小镇新成立不久的学校课堂上,一位女老师响亮的讲课声,飘出窗外。

    这是巡逻安保队的一位成员,她的孩子,曾被向老师误导过,她自愿到学校当义务讲师,把错误的观念给孩子们掰过来。

    乔蓝从学校窗外路过,听到老师的讲课,不由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(全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