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新的开始

月明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.io,最快更新网红是怎样炼成的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眺望青山之巅,白色云雾缭绕,如烟如画,

    路上的我们两人开始变得沉?,神色多了分凝重,脚步也越来越缓慢,

    我们十指相扣,掌心相贴,感受彼此的温度与脉动,

    再高的山,终有爬上顶的时候,再长的路,也终会走到尽头珐,

    小寺庙近在眼前,拐过一个弯即到,我停了下来,转身面对他,

    “到了,”我低头看着彼此相扣的手,笑容酸中带甜,甜中一点苦涩,

    隔着小山坡,已经隐约能听到人对话的声音,

    我凝望他的眼睛,清眸闪动着水光,悄然松开手指,

    何亚光俊眉低敛,她手指松动的时候,骤然握紧,

    “我们该放手了,”

    他知道,可是不想放,

    “亚光……”我轻轻地挣脱了他,刻意保持着距离,

    好在路人从他们身边经过,只是好奇地看了一眼,并未多加留意,

    何亚光的手想要再伸过来,我慌忙加快了脚步,

    “走吧,”我生怕自己多停留一分,多一分贪恋,

    何亚光定在原地,注视她的背影,视线再落到那只一路牵着的素手上,他垂下眼眸,脸色变得暗淡,不过,他很快扬起唇角,大步追上她,

    这一次,没有再执意与她亲密相握,而是并肩陪在她身边,

    今天,是他与她全新的开始,

    小寺庙,明朝末年所建,后被政府翻修过,古朴中透着新意,

    我与何亚光双双踏入庙门,他们称不上信徒,但在佛门胜地忽然有了想许的心愿,在佛祖面前参拜后,才去寻找林强,

    庙里的和尚一听我描述,立刻带我到旁边的厢房,

    推开门,林强正坐在蒲草垫上打坐,闭目眼神,听到动静,豁然睁开眼睛,待看清来人后,他惊得马上跳起来,

    “姐……你怎么会来,”她后面竟然站着一个让人更意外的男人,林强狐疑地看着姐姐,她何时又跟何大哥有了牵扯,

    我看着向来清爽的他,此刻头发散乱,面色苍白,顿时气恼又心疼:“我不来,难道等到弟弟做和尚才来吗,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做和尚,”他只是来静心,

    “你有事,为什么不告诉我,自己一个人躲到这里来,知道我听说你失踪的消息,有多担心吗,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想姐姐担心难受,”林强自知昨晚突然跑出来,太过冲动了,

    何亚光一直抿着唇冷眼站在旁边开口道:“以后做事要三思而后行,你越是隐瞒,你姐越是担心焦虑,”

    我光想到弟弟一个人三更半夜登山,山路危险,就觉得心惊,

    我拉住他的胳膊,将责怪化作安慰:“不遭人妒是庸才,我弟弟如此出类拔萃,太优秀了才让人背后嫉妒,放心吧,不管是谁在搞鬼,都很快会查出来,出国留学的问题,除了学校会努力解决,我跟你何大哥也会想办法的,”

    林强看向何亚光,何亚光上前,在他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两拍:“成功的道路很少有一帆风顺,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,总要经历一些挫折和失败,林强,恭喜你又积累了一笔人生宝贵的财富,”

    这就是男人看问题的角度吗,冷静乐观,百折不挠,我看看何亚光,再看看林强:“是啊,你何大哥说得对,哪有一帆风顺的人生,总对面对一些风风雨雨,林强,这件事一定会解决的,你先跟姐姐回去吧,”

    林强却将注意力落到了两人身上,疑惑道:“姐,你不是跟蒋大哥交往吗,怎么跟何大哥一起来了,”

    姐姐跟何大哥之间不是冰冻已久了吗,可听她提及何大哥的语气和神色,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,仿佛关系回到了以前,但又与以前有些不一样,

    他悄悄看向何亚光,

    何亚光因为他说起“蒋逸华”而影响了心情,脸色难看得紧,原来他跟林萧一起出现,已成为一件不可思议的事,不小心失去的人和事,要追回来如此困难……

    我也被林强问得尴尬:“现在是在说你的问题,怎么扯到我了,难道你希望蒋大哥也丢下工作,跑来找你么,”

    林强愧疚,怔怔望着何亚光:“这么说,何大哥是丢下工作来找我的了,”

    何亚光不置可否,扬了扬唇,

    我心情复杂,突然生出一抹委屈:“你以为大家都很闲吗,我要上班,他们也都要忙公司的事务,就你,已经二十岁了还做这么任性的事情,非要关心你的人都满山遍野来找,才甘心吗,”

    说罢,我拉起林强的手,大步往厢房外走,

    林强不敢争辩,乖乖跟着离开厢房,

    何亚光沉?着走在姐弟俩后面,看着我瘦弱而挺直的脊背,眼中蓄满了疼惜,

    三人告别了寺庙,走在下山的路上,

    “姐,对不起,今天上午我突然想明白了,”

    “想明白什么了,”

    “国外那些名校虽然很好,但是我不想去了,反正我做过交换生,也见识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难以置信,立刻停下脚步,严肃地看着他:“为什么,那不是你梦寐以求的理想吗,从初中开始,你就希望进入国际一流的学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姐姐,以前我是那样想,可不只是今天,而是最近的每一天,我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——我真的要出国吗,离开姐姐,离开从小长大的城市,尤其是妈妈,我长这么大,一共才见过妈妈三次,跟她还从没有光明正大地相认,连一天都没真正生活过,我怎么可以离开,”

    我哑口无言,苦涩道:“只是去上学而已,又不是让你永远不回来,”

    林强坚定地摇头,这一瞬,他眼中充满了决心:“不去,我已经决定好了,不去,”

    “林强,”

    “要上那么多学做什么,我马上硕士毕业,念再多的书也不能帮我换回妈妈,”林强难忍激动,慢慢转向身后的何亚光,“何大哥,如果是你,让你在家人和学业之间选择,你会怎么做,”

    何亚光笑了笑,自己当年听说父亲遭遇车祸后,毅然放弃自己的公司赶回,此后接手和整顿何氏集团,直到现在,如果历史重演,他仍会毫不犹豫选择同样的做法,

    林强正因为清楚这些,才会问他的吧,

    何亚光沉声道:“有所得必有所失,不论哪种选择,问问自己将来是否会后悔,如何取舍,你自己决定,你自己感觉值得就好,”

    我不满地瞥向他,暗示他不要误导林强,妈妈的问题,太过复杂,林强留下未必是好事,

    何亚光接受到信号,不以为意上前,捏了捏我的手臂:“林强是大人了,交给他自己做主,”

    得到了鼓励,林强的态度更加坚定:“姐,你说过,不管我做什么,你都会支持我的,还有何大哥,我们曾经约定过,等我留学三年后回来,进入何氏集团帮你,现在我想直接工作,你还愿意录用我吗,”

    何亚光扫过我复杂难言的脸色,道:“当然愿意,只不过,此事还是回去跟你姐慢慢商量才好,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有些发痛的额头,叹道:“走吧,你先回去给操心的导师们认错再说,”

    山路,变得安静,

    林强快步走在前面,

    何亚光有意与林萧的步调保持一致,趁着无人时,偶尔牵住她的手,

    她眉宇间的忧郁,让他心疼,

    拐弯处,他终于克制不住,突然用力将她往怀里一拉,环腰抱住,

    “亚光……”我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,

    他太大胆了,林强就在前面,万一被看到……

    何亚光趁我张嘴的瞬间,薄唇立刻将我吻了个密密实实,

    这是个甜蜜但充满无奈的吻,他舍不得放开,手臂和胸膛形成一道坚固的堡垒,将她圈在其中,遮风挡雨,

    可是,我丝毫不敢贪恋,慌乱地心酸地回应他,近乎疼痛的害怕自心窝里一点点蔓延出来,

    前方,传出林强的喊声:“姐,你们快点,”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试图推开何亚光的胸膛,何亚光却托住我的头,顺势吻得更深,

    山林寂静,林强见他们没跟上,一边喊着“姐”,一边折返了回来,

    脚步声响在耳畔,越来越近,何亚光沉醉她的甜蜜,一秒钟都舍不得浪费,

    我突然身子一绷,飞快推开他,

    “姐,你们怎么啦,”林强正好从拐弯处出现,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我慌忙别过脸,掩饰一脸不自然的嫣红珐,

    反观何亚光,眼眸深幽,似笑非笑地淡声解释:“你姐刚才滑了一跤,差点摔倒了,”

    我这才惊觉自己依然被他搂着腰,两人的姿势说不出的暧昧,他真是个大胆狂妄的家伙,要让林强察觉出异样,自己该怎么解释呢,

    所幸林强单纯,正是满腹心事,无暇多想,一听说我差点滑跤,马上紧张地跑过来:“姐,你没事吧,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我轻轻推开何亚光的手,难为情地配合着演戏,“刚才只是不小心,我没事,”

    林强松了口气,看看何亚光:“谢谢何大哥,”然后自然而然扶住我的胳膊,“姐,你慢点走,都怪我不好,害你们冒着那么大的雨上山,”

    我悄悄扭头看了何亚光一眼,与林强并肩而行,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场大雨,我们就不会停下来躲避,如果没有躲避,就不会敞开心扉,坦诚面对自己的感情……

    大雨是催化剂,催动了我们心中压抑已久的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