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所有人的修罗场

我本仙姑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恋上你看书网 www.630book.io,最快更新中式豪门,我的千亿婆婆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进去了宴会厅,视线一下子开阔起来,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和香槟的气泡声。

    陆城感受到温迎的不自在,笑着领她在宴会大厅边缘走,一边又低语逗她开心。

    宋景明倒是一进场就是焦点,被各路生意人围着嘘寒问暖,都指望着借上傅氏集团的东风,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大厅中央,宋未雨一身银白色礼服,挽着傅海棠的胳膊,笑着和各界人士碰杯。

    她蹙眉看着和陆城在一起的温迎,想上去把温迎抢回来,可现在陈放不在身边,她做这些不经大脑的颠事就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傅海棠感受到她的漫不经心,推辞了别人的酒,领着宋未雨往窗边走,在人少的地方问:“老婆怎么了?不舒服?”

    宋未雨摇摇头,下巴微抬,示意傅海棠往温迎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傅海棠皱眉:“她怎么跟这个姓陆的在一起?我记得这个姓陆的是陆海天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宋未雨点点头:“对,就是杭城市长。也配跟我抢儿媳妇,不掂掂自己斤两。”

    傅海棠手插进西裤口袋,高定西装勾勒出他极好的身材比例,他本就有188的身高,一身儒雅的爷们儿气随着岁月的沉淀越来越浓郁。

    他语调闲散,颇意味深长:“爱情这事,跟斤两有什么关系,只看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看感觉?若是只看感觉,那这世界上离婚的人能排到月球。”宋未雨眉梢轻挑,喝下杯里的香槟。

    傅海棠笑的十分温和,从容又清俊,但今日却带了一些威胁:“老婆,有些话,我不说你也明白。你是傅氏的掌舵人,我们两个人啊,这一辈子都必须在一起。这事儿,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宋未雨愣住,紧紧捏着高脚杯,脸色稍稍凝固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罢,挽上傅海棠的胳膊,懒洋洋道:“老公啊,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经历过那么多风雨,还一起养了三个儿子。我说我不爱你,你信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爱我,但是我也知道,你不止爱我。”

    傅海棠常年儒雅从容的脸上,终于露出了危险的狠厉感,一眼不眨地盯着眼前性感迷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安静极了,空气中划过悠扬的琴声,半晌后。

    “傅海棠,我们都不年轻了,大局已定,这事儿没必要再提,没意思是么?”

    “是挺没意思的,但你得知道,我要是想动他,他不会活到现在。”傅海棠语气是少有的强硬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想动你,你也不会活到现在。”宋未雨直视着傅海棠的双眼,丝毫不退缩。

    两人双双沉默。

    20多年,多少沧海桑田,再怎么忘不掉的深刻爱情,也得考虑眼前的现实。

    眼前的现实就是,宋未雨是他傅海棠的合法妻子,这就是结局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傅海棠先低头,手揽着宋未雨的腰轻吻她的唇:“对不起,我不提了,我只是最近每天都能看见他,我不舒服我吃醋。老婆,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宋未雨咽下眼中的泪,轻声道:“傅海棠,我永远不会跟你离婚,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对不起,今天是我不好,别哭。”傅海棠去擦拭她眼角的泪,搂着她,一遍又一遍轻声哄着她。

    直到她抬头娇嗔地回瞪他,又轻轻吻了他,才拥着宋未雨的细腰又回到大厅应酬。

    宴会厅的门旁,没人注意到的阴影下,陈放手插在西裤口袋,将这一切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可他既选择了这条路,就知道有傅海棠在的场合,自己永远只是她说不出口的隐晦。

    藏起来的爱,就像蒙尘的月光,永远不及太阳耀眼。

    窗外秋风瑟瑟,夜渐深,宴会过半。

    宋景明看似在应酬,实则眼睛紧紧跟随着温迎。

    看着温迎挽着陆城谈笑风生,宋景明终于忍到了极限,眼底戾气愈发浓重,推脱了众人,带着万荷往那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陆城正把温迎介绍给几位心理系的博士生导师,几人有说有笑,谁也没在意到宋景明的靠近。

    不远处,院长终于抓到了独行的宋景明,忙小跑几步到了跟前,一脸殷勤奉承道:“宋总,没想到您今晚也赏脸来了,前几日您母亲还来学校视察,谈起给学校捐赠教室的事。”

    宋景明被拦住了去路,一脸不悦,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温迎,咽了咽口水声音淡漠:“我知道这事,听说你们把我妈惹火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都是误会!宋总…”

    院长一边解释,一边在周围找寻温迎的身影,想利用温迎稳定局面。

    终于看到了,急忙向温迎摆手:“温同学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温迎抬头,先是看见了院长对面站立的宋景明,他眼色冰冷,看不出什么表情,甚至没有直视她。温迎心顿了一下,开始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陆城也看见宋景明,柔笑着低声安慰到:“别怕,我陪你。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澄清。

    温迎嗯了一声,挽着陆城的胳膊走了过去,两人在水晶灯的光线下,般配又养眼。

    宋景明终于抬起头,扫过温迎精致无瑕的脸,眼光落在陆城西装上的方巾,是酒红色,和温迎今晚的礼服颜色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甚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她每走近一步,那抹红色方巾就更清楚一点,宋景明心就像被人狠狠攥住,越捏越紧。

    院长突然觉得不对劲,这温迎怎么挽着陆市长的儿子?又回头看到宋景明阴沉的脸,霎时咯噔一下,自己莫不是撞到枪口上了。

    陆城已经走到跟前,勾起嘴角,神色透出几分挑衅:“宋总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宋景明听到他说又,便想起上次两人见面,还是在医院的停车场,那天,温迎上了他的副驾。

    “陆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宋景明故意拖长了尾音,然后直直盯着温迎,似是在等着温迎开口。

    温迎撞上宋景明试探的目光,身体僵直,仿佛要窒息般。赶忙移开眼神,忍不住捏紧了陆城的西装袖子。

    可第一次见面心动的人,不管再看多少次,都无法拒绝。温迎不敢再去承受宋景明的灼灼目光,下意识想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陆城感受到了温迎的反应,却并不为她的躲闪开心,相反,温迎下意识的逃避更证明了她忘不掉宋景明。

    陆城心口一酸,看宋景明的眼多了几分敌意:“宋总,一直盯着我女朋友看,可不太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几眼陆先生就这样吃醋,那要是知道我不止看过呢?”